那英:当初的娱乐圈特殊“残暴”

    加入《姐姐2》成为“定海神针老大姐”

    那英:现在的娱乐圈特别“残酷”

    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

    她是叱咤内地风行乐坛三十余年的歌坛常青树,也是常因快人快语引发争议的“东北老大姐”。近期,54岁的那英因“不做导师做选手”,下场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第二季,再度成为热议焦点。节目里,那英岂但让老粉感慨她的唱功三十年如一日在线,还凭借“有话就说”的直率性格圈粉了一批00后年轻人。

    成团夜期近,那英接收了羊城晚报等媒体采访,快言快语的她丝绝不粉饰自己对成团的等待和信心——不仅亮出了“成团出道,我是当真的”的口号,还“撬动”半个娱乐圈来为她打CALL。演艺圈“大姐大”果然风度仍旧。

    “出道30年,头一次给自己拉票”

    羊城晚报:由于节目里的可恶表示,网友称说你为“姐姐中的欢喜笑剧人”,你怎么看这个名称?这是你日常的生涯状况吗?

    那英:“姐姐中的欢乐喜剧人”,我觉得这是个实锤。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生活必需要有欢快,干吗每天在那儿绷着呢?太累了!

    羊城晚报:作为歌坛大姐大,从新下场入选手,引来了半个娱乐圈加油打Call。这个架势是你之前就预感到的吗?

    那英:这可能是因为我素来没有下场给自己拉过票吧!给我加油的全是我的亲朋挚友、我的家人!可能大家不知道,出道这么多年来,这是我第一次为自己拉票,以前我才华不出来这种事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有网友看完《如燕》的舞台后说你是“YYDS”,你晓得这个网络用语是什么意思吗?

    那英:这是我来到《姐姐2》后学到的一个新词。YYDS,“永远的神”,我觉得我算不上大神吧,然而唱歌还是挺厉害的!

    羊城晚报:沈腾对你喊话说“啥时候需要伴舞了就吱声”,你看过沈腾跳舞吗?今后会斟酌邀请他给你伴舞吗?

    那英:对,沈腾给我打Call了!他是我的家人,杨洋也是我的家人。说瞎话,这俩军艺校草都是大神级的,如果他们真“下场”了,我只配给他们伴唱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网友称谓你“英子”,王鸥是“鸥子”,你喜欢这些可恨的昵称吗?

    那英:我觉得挺可爱的!在一个大家庭里,大家叫我“英子”,没叫我“那姐”,我还挺喜欢的!

    羊城晚报:有不打算推举闺蜜挚友来《姐姐3》?

    那英:我实在一直想推荐谭维维、瞿颖。颖子跳舞真的是,要长相有长相,要身材有身体,要感到有感觉。我生机她们俩能来。“老年女团”里我推荐梁静(笑),梁静的性情超可憎,她也是一个无比暖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说话再成熟点,我就更棒了”

    羊城晚报:一开端决定来参加《姐姐2》时你有顾虑吗?身边人的态度是怎么样的?

    那英:来《姐姐2》是我自己的决议,我身边每一个友人,包含我的家人,都阻挡我来这个节目,他们都替我担忧。第一个起因是我切实“口无遮拦”,但我认为我是“仁慈的口无遮拦”,喜欢我的人天然会喜欢。我也特别愿望可能在节目里,让大家看到我实在的一面。作为一个音乐人,如果不能坚持初心、不够纯洁的话,就传递不出你要给别人讲的故事。所以,我还是保持我自己,如果我谈话再成熟一点,那就更棒了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初舞台时舞蹈忘却动作,网友说你跳舞像在“作法”。后面的舞台则挑战了空中瑜伽,提高如斯之大确定十分不易,是什么支持你扛下来的?

    那英:靠的就是对这个舞台和所参加节目标一种义务感,希望自己可以有种坚定不移的立场。成果无论成败,至少让大家看到我是一个敢于挑战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进程中,我确切也摇动过,但仍是扛了下来。每个人都会想对困难抬头,但我感到这是一种锤炼——在艰苦的时候,你是不是敢于往前冲?这个话题是我很想跟大家分享的——每个人碰到难题都要去挑衅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有信念C位出道吗?周笔畅说“如果成团必定要那英来当队长”,你盘算怎么样率领步队呢?

    那英:我还真的想“成团出道”,因为我希望把自己的劳动和付出的努力,变成事实的结果。至少,我会是团里的一个大Vocal担负,这没有什么错吧?至于说是第几名,我没弄清楚,出道了不就完了吗?还要分第一和第二吗?至于队长,我觉得周笔畅适合当。只让我负责业务就可以了——我能够给大家分句,给她们排练、教唱,起到一个“定海神针老大姐”的作用,帮她们部署吃喝拉撒睡,我适合做这个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成团出道后,会花时光来配合团的整体行程吗?

    那英:会,我会用大把的时间参加团综运动。我觉得大家在一起挺热烈的,我喜欢跟姐姐们在一起,她们超级可爱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艺人要懂的东西太多了”

    羊城晚报:十年没有出新专辑,这些年你在忙些什么?

    那英:时期已经变了,“出专辑”这个概念大家应当重新审阅一下。这几年我也没闲着,唱好多OST,也有单曲。我觉得不论是《岁月》《一眼千年》《春暖花开》《相爱恨早》,还是最近的《回声》,我都有用高尺度要求自己,这些歌也是我这些年一直在转变、始终有先进的证实,我没有停止不前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有发新专辑的规划吗?

    那英:专辑,我已经准备好几年了,盼望在今年年底前把它做完,其中有几首歌是我自己写的,都是我这多少年的心坎感触。当初,我对自己要唱的歌有更明白的请求:不能是流水线产品,本人也要很爱好。有时,我会积淀两个月,甚至半年再听这首歌,假如我完整不喜欢了,那我就会摆在一边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你如何对待当下娱乐圈“选秀”火爆这个景象?

    那英:这给了许多年青人机遇,也让他们看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合适这个行业。每一个行业,都须要良多的心血和付出,你要真真正正、脚踏实地地去尽力,要酷爱你从事的这个行业。不是马马虎虎就能博得大家的喜欢的。

    羊城晚报:有没有觉得现在的娱乐圈太四平八稳,没有以前生猛有趣?

    那英:我要改正你一句,从前的娱乐圈才是“四平八稳”,现在娱乐圈是“特殊残暴”。因为现在艺人需要懂的货色太多了,大家也越来越强了,没那么轻易就能在娱乐圈里扎根破足。